创变者年会 | 企业家的商业逐利与社会责任

2017年06月20日编辑:

本文来源:正和岛故事汇(ID:zhisland_story),MSC做相应编辑。 


6月10日,2017年正和岛公益创变者年会在北京圆满落幕,MSC的创始人兼CEO 谭亚幸受邀参加了这次盛会,与阿拉善SEE生态协会、道兰环能、众托帮、碳阻迹、大西洲科技、BottleDream这些具有创变思维的伙伴,共同探讨如何致力于用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。


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会长  钱晓华


这里,有谁不认识任志强、王石、刘晓光?阿拉善SEE成立于13年前的2004年,那是一个故事,在2003、2004年的时候,北京沙尘暴非常严重,跟现在的雾霾一样,大家非常关注沙尘暴,要戴口罩。沙尘暴哪来的?说内蒙高原吹过来的,源头在哪?说在阿拉善。大家知道阿拉善是内蒙古西部最大的一个地级市,有30万平方公里,是浙江、江苏省加起来的综合,有三个大沙漠。那么沙漠吹过来,直接到了华北大地,甚至影响东北亚,影响日本、韩国、朝鲜。

 

我们刘晓光就说中国企业家怎么了,改革开放30年了,经济也有一定的实力,我们不能承担一些社会责任吗?他就把他们的朋友,有张朝阳、任志强、王石,他说中午请客,大家都去了,他说你们不答应我,都不允许走。有人说要300万以下我当场答应,要300万以上,回去要开一下董事会。晓光说一人一年出10万块钱,连续做10年。这样就是阿拉善SEE预备会。所以,2004年6月5号,我们在内蒙古月亮湖成立了阿拉善SEE生态协会,到现在已经13年了。很不幸我们创始会长刘晓光先生去世了,但是他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。

 

那么阿拉善SEE到现在做了什么?我们跟科学家一块研究,要重建梭梭林生态屏障,现在大家玩蚂蚁森林,2.2亿人在上面积累能量种的就是梭梭树,这是我们跟阿里巴巴马云他们合作的。这也是环保跟公众结合起来非常好的方法。荒漠化治理还有一个在内蒙阿拉善地区种小米,我们种的是“任小米”。主要是节水。这是做的第一件事情。

 

我们在全国资助了超过100个生态保护的机构或项目,保护鸟类、保护湿地;此外,还发起成立了深圳红树林基金会。我们在云南白马雪山保护金丝猴,给农民送蜂箱,农民养蜂后,阿拉善SEE再来收购蜂蜜,农民收入得到了很大的提高。这个故事说明什么?生态保护一定要和当地农民生活改善、生产发展结合起来,而且要相一致的时候才能可持续。靠政府命令,或者靠一时热情都不解决问题。这是我们过去做的荒漠化治理生态保护。

 

什么叫中国房地产绿色供应链行动?简单说不绿色、没买卖。什么意思?房地产商采购很多东西,买钢材、水泥,要是我的供应商在生产过程当中,不达到环保标准,我不采购你的东西。这就是中国房地产绿色供应链行动。到现在为止参与企业已经有89家房地产企业参加了房地产绿色供应链行动,去年销售额是1.9亿人民币,相当于中国房地产市场的17%。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行动,涵盖的范围非常广。

 

给大家一个概念,房地产和建筑业用的钢材、水泥,所造成的污染,占中国工业污染的50%以上。第二个概念,我们现在签署了《巴黎协定》,川普退出了,中国现在是领导者,中国的碳排放占世界的20%,房地产业和建筑业供应商产生的碳排放占中国的40%。也就是说房地产业和建筑业,绿色供应链行动管理的碳排放占全球的8%。什么概念?超过欧盟15国总和,这是非常大的数字。

 

阿拉善SEE作为一个企业家的环保协会,致力于推动整个产业的绿色发展,我们和社会各界合作,比如绿色供应链就是我们与全联房地产商会、朗诗、万科、中城联盟等5家一起发起的。如果我们真的做到了,是遏制全球变暖非常强有力的行动!


MSC咨询创始人兼CEO  谭亚幸


大家一定还记得去年G20峰会,主题是可持续发展。而我作为一个杭州人,又从事着CSR咨询的工作,对于可持续这个命题也有一些自己的感触。我的团队针对500强企业的可持续发展,研究出了一套方法论,它可以植入企业的方方面面,比如市场销售、人力关系、发展模式,而且适用于任何一家企业。举个例子,大家都喜欢喝啤酒,但其实,我们用的酒杯可以和云南的一个小村落的妇女产生联结。水对人类重要,对啤酒生产也非常重要。在中国云南省文山县阿舍乡鱼德咪村,那里的妇女每天要走五个小时才能取来干净水。我们去当地调研发现,小村落有自己的传统文化,那里的女孩子16岁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承担起照顾家庭的重担。所以我们和Stella(时代啤酒)帮她们修了水管,并教授她们水安全的知识。这时回看啤酒的生产链条:在大麦种植地区,把种植技术分享给农民,帮助农民增收;当地的民族文化可以作为元素设计进圣杯中,让企业和消费者了解到当地文化。而在这一整套行动过后,企业减少了50%的碳排放,创造了更多的社会效益。


再比如,提到道达尔大家第一反应都是石油、加油站,但所有的油品最终都会作用在交通工具上,和孩子的生命安全息息相关。现行的教育体系里面,道路安全教育却是缺失的。所以,我们和道达尔产出了一整套的儿童道路安全课程。开源出来,无论你是学校、老师、家长或是学生,都可以参与。而且,油品的生产过程也是一个完整的可持续链条。为了保障员工在油品生产过程中的健康安全,道达尔严格实施法国总部在全球推行的安全管理系统,开展IMS(一体化管理体系),EDOC(工艺安全技术审核), PATROM (道路安全管理体系) 等安全审计,对工厂进行风险评估;日常开展营救演习和急救培训,提高员工的危机应急技能;与此同时,道达尔还不断进行低碳能源的开发,比如太阳能和生物质能。我们从道达尔身上看到的是可持续发展从源头开始,层层递进,环环相连。

 

上面的企业都是500强,那中国企业怎么做?浙江一家民营企业,他们做传统路由器芯片。前几年面临着转型,希望得到帮助,将自己的芯片应用在更多社会领域,发现新的商业。我们通过在浙江温州的调研发现,芯片同样可以用在出租屋房安全,电动车偷盗、老人走失等社会问题上,所以我们帮这家企业成功转型,而时间却只花了半年不到。如今,他们的产品已经从温州扩展到浙江全省,接下来还会蔓延到全国。

 

所以,再回到可持续发展这个概念,企业家做企业的时候,是需要更持续地考虑接下来的一百年,而不是仅仅思考明年或者后年。这件事情或许听起来有点困难,但它是有方法可循的。这也是我们想要告诉企业家的,可持续发展比你想象的简单,小小的行为,就能让大大降低的企业成本,而且这种改变对企业的运营来说,非常伟大。


道兰环能创始人  刘疏桐


很多人特别爱吃火锅,也会想到会不会有地沟油问题?所谓地沟油是个大概念,他包含食物废油或从地下收集来的重金属污染更为严重的油品,我之前在欧洲做环保,欧洲普遍把废弃或者新鲜的油脂,通过技术转化成环保材料,应用于车辆或航空燃料,我们从别的地方飞到北京来参加这个会议,都会涉及到交通的排放,占到中国的20%左右,并在快速增长。

 

我们把地沟油和生物燃料结合起来,植物从外界吸收二氧化碳,我们用一吨的二氧化碳,可以替代掉一吨的石油消化。这样形成一个二氧化碳循环,每单位可以达90%减排。同时可大幅减少二氧化碳及其他污染物排放,包括PM2.5,从而达到环保的效应,这个减排比例在所有新能源体系里面是效率最高的。

 

我们用科学、可持续的商业解决方案,把地沟油应用在交通领域,还有快递车上,这样可以避免所有地沟油混入餐桌,也可以帮助交通节能减排,使我们的环境更加绿色健康,现已经跟壳牌进行国际合作伙伴,明年会在成都、南京、西安,进行落地的废油收集,目前也在跟上海市政公交和同济大学展开合作,并积极推广在商业物流上的合作机会,我们和宜家合作,他是一个很大供应链企业,大型货车会消耗很多的油,我们鼓励他们的货车使用这样的燃料,帮助他们来减排。

 

我们的愿景,把每一座城市的所有的废油全部收集起来,做成生物燃料,用在公共交通和出行方面,把每个城市转化成绿色油田,使我们避免更多污染物排放,同时保证整个城市的食品健康。


众托帮创始人&CEO  乔克


中国每天都在上演着很多因病致贫的情况,面对贫困,我所做的事情叫共享+医疗,目前我国贫困人口5575万人,其中40%是因病致贫,240万人是大病重病。今年一直在强调精准扶贫,精准扶贫就是让扶贫这件事情效率更高,费用更低。我们如何通过科技的应用互联网技术的使用,让扶贫的事情更加精准,这是我们一直所致力的方向。

 

想解决一个重大疾病的问题,必须要先解决两个问题,第一个生病没钱治,生病乱投医。我们通过共享经济的方式用每个人的经济剩余按需分配,重大疾病的发生率非常低,各人每年设立一个最基础的健康账户,比如一百元,大家把钱汇集在一起,用互联网的方式帮助真正需要的人。目前众托帮每一个参与用户获得最高30万的医疗互助,同时当别人发生风险的时候,只需要出几分钱就可以帮到别人。我们众托帮现在有800万缴费用户,这意味着当其中一个人得了重大疾病的时候,这800万人每人出4分钱就可以帮到他,我们通过这样的方式,让所有参与众托帮用户得到保障的同时,又是一件非常轻松就能达到与人为善的事儿。

 

现在已经在底层构建了区块链技术,6月底推出3.0版本,意味着人工智能在我们平台上有初步体现,将会有IBM沃森机器人来帮助重症病人做一些诊断。

 

目前我们用共享医疗的方式与50家北上广三甲医院合作,让我们的用户在得到重大疾病时,可以迅速得到针对他的病种最适合的医院接受治疗。我们希望大家少生病,让我们人民的生活质量得到提升,让大家共同健康,这是我们一直以来致力于做的事情,见证共享力量,幸福亿万家庭。


碳阻迹创始人  晏路辉


在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的时候,习近平主席也宣布在2017年启动碳交易市场,将近1万家企业纳入碳交易市场。我们也接触到一些企业,甚至排放千万级别,按照市场上30-50块钱一吨,大概是几十万碳资产。对任何一个大企业来说,不管是机遇还是压力,都需要把碳排放来进行管理好。我们在做的事情是帮助这些大型企业提供碳核算咨询,中国有很多企业是面向国外客户的,国外客户对这些供应链企业来说,需要提供每年碳排放的报告,要披露碳排放的信息。

 

我们提供解决方案,帮他提升整个环境方面的表现,包括碳排放信息的披露,有一个企业通过信息披露,在环境方面表现非常好,赢得了很多客户订单,同时,政府要完成减排目标,也将把减排分配到企业当中,比如说A企业排放100万指标,B企业有200万指标。假设A企业做的很好,排放用不了100万,可以省下来10万吨,可以用这些放在市场来销售。B企业碳排放比市场交易更高的时候,他需要购买碳指标来完成在碳市场的履约。

 

我们还做了跟公众结合的事情,比如说绿色会议,今天这个会议做成比较绿色、低碳形成,可以通过手机应用,来计算出来每个人参加会议的碳排放,每个人有参与感。比如说我可以提供一个方式去做碳综合,去阿拉善种树,实现会议的碳中和和个人的碳中和。

 

我们希望未来每个产品都有他自己的碳标签,对消费者来说,我有选择低碳的机会,这是最远的目标。


大西洲科技创始人  彭顺丰


 

我是客家人,从4700多年前家族里就一直流传下来一本族谱,我小到大生长在这个族谱里面,在经营企业之后,我做了非常多的思考,也调研了不少的数据,从古至今有社会学的统计,99.99%的人在地球上曾经存在过的,现在没有任何踪影了,现在连名字都找不到,这是非常可惜的。在古代的时候,我们只有非常少量的人能够留存下来,比如说名人、皇帝,或者在历史上能读到这样的一些人,非常少。

 

基于这个思考,和对人类视觉的研究,我们首先做了一个机器人,用虚拟现实头盔,将里面的数据全部采集过来,通过互联网传递给替身。我们人在这个地方动,把机器人放在世界上任何一个,他在别的地方跟着我们动。他看到的世界,通过视觉全部传输到我们人类的视觉,听到的世界也传输给我们,机器人在前两年研发出来,已经投放到很多的领域了,比如说电网,电网是用在危险的行业,比如说高空,地下管道,用机器人去,人戴着头盔,身临其境看到一些行动。

 

接着,我们用“人类数字化”,把人通过AR、VR等形式全部放在虚拟世界里面去,我们请他把设备戴在头上,把你看到听到的东西全部反映在里面。假设小孩从出生戴上这个东西到80岁的时候都戴着这个东西,他的一生都可以保存下来。后面这个人戴着头盔,可以感觉到这个人的一生。

 

最后在用“人类云空间”,代替人在未来做活动,如果一个人采集了三年数据,里面的人非常像他,通过数据采集,用建模的方式,人人变成一个共同体,全部上传到云端去,后人几百年之后可以穿越回来。我们用公益非遗项目,帮助他们把非物质文化遗产,通过各种形式保存在虚拟世界里面去。

 

做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,以后每个人都有一本族谱,这本族谱是立体的,未来我们的孩子可以穿越回去,不会因为我们的消失而留下遗憾。 


BottleDream CEO兼联合创始人  衷声


《从善意到生意,创变者给我们的三个启发》

 

过去6年,BottleDream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创变者。在我们的定义中,创变者是——用创造力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的年轻人。我们寻找与报道了六百多位全球创变者的故事。我们提炼了三个洞察,与大家分享。 


首先,请大家看这张图,左边两位各位非常熟悉,中间是马云先生,左边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先生,右边这位很年轻的女士,其实就是BottleDream一直寻找的创变者。她来自菲律宾,是一个发明家,菲律宾有非常多独立的小岛,通电十分不方便,船上使用煤油灯,不环保也很不安全。她发了一个“盐水灯”,只需放入海水或者盐水,加入她发明的化学原料,一年一个家庭花6美元就可以使用非常安全的电灯。盐水灯代表的是既解决社会问题,又实现商业发展非常典型的问题,如果这个盐水灯可以覆盖到世界上很多没有电的地区,是什么样的场景?

 

BottleDream发现越来越多创变者都在这样创造,从衣食住行、环保、老人与孩子等群体,从你生活里息息相关的地方,做出创新的改变。

 

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最近在哈佛大学做毕业典礼演说,他说:最近全球一个知名机构对千禧一代做了一个调查:“你对自己什么身份最有自豪感?”很多年轻人不会用国家、种族、宗教定义自己,而更认同:我是一个世界公民。千禧一代觉得万物相连,地球另一端的某个人某件事与我息息相关。我们这代人,除了要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,更要创造让更多人有使命感的目标,这才是推动社会变革的关键。所以,我们发现的创变者,是先行者。

 

我们看到两类好公司。第一类,是创变者的初创公司,从善意到生意,用商业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。有温度的商业不一定会减少收入,在地球资源越来越少、人类制造的问题越来越多的情况下,社会问题本身就是越来越大的机会。在这里面商业价值、社会价值的平衡,创造多方共赢的良善商业模式,是非常重要未来趋势。

 

还有一类好公司,可能是更传统的实业体,他们可以从生意到善意,发挥巨大价值。比如说苹果,在今年世界地球日的时候,全球132家苹果店上的苹果logo,上面的叶子变成了绿色——有人调侃苹果被戴了绿帽子。从4月15号-4月22号世界地球日一周的时间,苹果公司撬动27个APP 响应对世界地球日的号召,很多在游戏、滤镜等环节植入绿色环节,七天内下载所有这些APP的收入会捐入WWF。

 

如果你的商业体足够大的话,调动核心能力,从生意到善意,对于社会资源的流动是非常重要。可能一个互联网公司,和社会创新机构共同关注社会议题,哪怕改一个小小的代码,带来的指数级的社会效应。

 

从善意到生意,从生意到善意,BottleDream将持续推动两类好公司,释放更大社会价值。 









推荐阅读

Recommended

青年日2017 | 听说你觉得可持续发展有点无聊?

行动2017年11月24日

我们邀请你来「青年日」,感受一下年轻人时代的可持续发展。

怎样在调和空间所有逻辑关系的过程中,推动企业创新实践的进程?

行动2017年10月27日

空间形式的改变,已经在影响人们的思维方式与工作方式。

全球最大的商旅市场,创新的机遇就在"简单化"

行动2017年10月20日

更低的成本,更高的效率和更好的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