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日报整版刊文:当村里开通了微信公号|为村开放平台

2016年12月07日编辑:MSC




5885d9a916124.jpg



2015年8月19日,腾讯为村开放平台在贵州省黔东南州黎平县铜关村正式发布。截至2016年11月30日,已有来自全国除港澳台外的31个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共计2146个村庄申请加入为村。其中湖南湘西、贵州黎平、甘肃康县、内蒙古扎兰屯、河北武邑、四川邛崃、重庆、江西安远等八个市县地区政府,在 “互联网+” 大背景下,通过为村庄购买为村定制的微信公众号服务,为村庄插上了移动互联网翅膀;而来自浙江杭州的双桥村、浙江温州的乾头村等村庄的村委会甚至自掏腰包,为村采购微信公众号开发服务。截至目前,全国已有116个村庄借助为村公众号参与到移动互联网生活之中。


近日《人民日报》整版刊发对湖南湘西为村村庄的深度调查报道。欢迎大家一起为 “为村” 加油,共同致力于乡村移动互联网能力建设。




一座山,又一座山。盘旋而上,盘旋而下,再盘旋而上。


由于大山的重重阻隔,湘西凤凰县麻冲乡扭仁村,这个从地图上看距县城仅17公里的小山村,愣是让我们在车上颠簸了两个小时才抵达。古朴的民居、清幽的竹林、悠闲的水牛,浓郁的乡村气息扑面而来,村子异常安静,“全村521人,常年在家的就60来人,其余的都外出打工了。”龙建华来自中国建设银行湖南省分行,现任驻扭仁村扶贫工作队队长。来扭仁村之前,他就听过一首歌谣:“站在坡头望高速,要想搭车愁白头。姑娘一听扭仁村,问你几时修通路。”


到村后,看到的现实比歌谣更令他吃惊:这个苗族聚居村,2014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还不到1600元。因为贫困,全村光棍多达72人,5名村主要干部4人单身,6名村民小组长3人单身。


前不久,就是从这个村出发,龙建华带上几名村民,装着满车的土特产,到省城长沙参加了一个 “高大上” 的活动 —— “全国扶贫日湖南电商扶贫特产专区展销活动”。受邀参加这一活动的,大都是湖南省内声名赫赫的电商企业,扭仁村凭什么跻身其中?


“因为我们村办了微信公号,在里面的‘商城’可以买卖东西,谁能说我们不是电商?” 龙建华理直气壮。尽管扭仁村开通微信公号的时间不过短短数月,展销会上收获的惊喜已给了龙建华满满自信。“我们带去100多包产自村后水库的银鱼,只一天就卖光了,村公号的关注人数也增加了100多。5年之后,我们一定能赢过一批电商!”


移动互联的风潮正涌向地处武陵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湘西。依托腾讯 “为村开放平台”,湘西州19个村庄的微信公号已经上线,全国的这一数字为73。不过,移动互联的风要吹进深山幽谷,微信公号要在乡土中国遍地开花,所收获的,可能并非只有生意;所遭遇的,也并非只是多几个磕绊;所展现的,更涉及乡村治理、世道人心等方面。


偶然中的必然:三年前还在用 “老人机”,如今成了微信达人


“ ‘为村’ 公号是什么,‘为村’ 怎么为?让老百姓成天拿个手机,在上面写写字、聊聊天,就是‘为村’了?” 在湘西州永顺县灵溪镇司城村微信群里,一位村民的提问,瞬间让群里热闹起来。“ ‘为村’ 不过是用互联网助力村庄发展的一套方法,它本身并不能直接给你钱和米,你若不用或不善于用,它只能是个摆设……” 对于这样的质疑,唐其昭早已习以为常。他在群里连发信息,给村民详解 “为村” 的意义。


54岁的唐其昭是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扶贫开发办调研科科长,现在他更愿意把自己介绍为 “湘西为村微信公号总带头人”。唐其昭说,“为村” 是腾讯公司 “为村开放平台” 的简称,其最核心的内容,是 “为村” 微信公号。这个以村为单位的公号,不仅能像一般公号那样,对外发送文章推介村庄,还另外开发了村民自己的 “朋友圈” —— “赶集”,以及 “商城” “村务公开” “便民服务” 等与村民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板块。若以村民身份进入公号,必须经过认证。公号的关注人数、认证村民的人数、村民之间的互动程度,都成为活跃度的指标。对一个达到 “活跃” 标准的公号,腾讯表示今年底将给予1万元的 “加油” 基金奖励,未来还将为其对接地方政府、社会公众等多方资源。


一个村庄要申请加入 “为村”,必须按设定的程序一步步推进。条件之一,是要建立一个200人以上的微信群。“这些任务要完成,都不容易。曾经有人问我,能不能花钱请人做,我没有同意。” 唐其昭说,只有让村民自己经历这个过程,这个新事物才能落地扎根,村民才能得到锻炼,一起成长。


“ ‘为村’ 项目,是腾讯在农村帮扶6年不断摸索的结果。” 腾讯 “为村” 项目负责人陈圆圆回忆,捐建教学楼、运动场,培训乡村教师 …… 此前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的乡村公益活动仍局限在传统模式中,始终没能找到发挥互联网企业核心能力的途径。但多年的实践与思考,让腾讯发现,中国乡村的问题在于 “失连”:乡村空心化造成的情感 “失连”,留守者与外界信息的 “失连”,以及由此导致的乡村与财富的 “失连”。能否为 “失连” 的乡村做连接?


2014年11月,腾讯邀请中国移动、中兴通讯等企业,在贵州省黎平县岩洞镇铜关村启动了一场试验:为村里建起一座4G基站,给村民捐赠智能手机,培训村民使用手机上网。很快,这个贫瘠山村迎头闯入移动互联时代:诞生了全国第一个经过认证的村级微信公号,村支书在公号里写支书日记,村民在后面点赞留言;60多岁的妇女学会跟远在广东东莞的儿子视频聊天;有村民开始用微信卖自家的土特产 ……


“借助互联网平台,村民自己能够创造各种可能。” 铜关村试点的成功,让腾讯作出新的决定 —— 2015年8月19日,腾讯的 “互联网+乡村” 项目 “为村开放平台” 面向全国发布。


与此同时,从1994年就开始在扶贫部门工作的 “老扶贫” 唐其昭,也在试图寻找一种新的扶贫方式。“产业扶贫的症结难以破解,越扶越闹的现象时有发生,扶贫工作越来越难做。” 唐其昭认为,这一切的痛点,都可归结为输血式扶贫导致的 “内力不足”。可是,如何激发内力?2015年8月上旬,唐其昭被单位派往深圳参加国务院扶贫办组织的 “扶贫系统干部经济管理能力提升班” 学习。其间,陈圆圆给他们授课,介绍了铜关村的案例,以及 “为村” 项目的设想。“这让我有一种柳暗花明、豁然开朗的感觉。” 2013年还在使用 “老人机”,看见别人用手机拍照都惊羡不已的唐其昭,被这全新的理念深深吸引了,“对于互联网的威力,我是有切身体会的,只是一直找不到将其与扶贫结合的办法。”


前几年,唐其昭在农村的弟弟开始养鲟鱼,养殖过程中遇到的许多难题都是靠他通过网上搜索对策解决的。弟弟现在每年净收入10多万元。“这让我确信,互联网时代,信息流可以带来财富流。但是,不是所有的村民都有个会电脑的哥哥。” 唐其昭说,“用电脑上网,对很多农民来说,门槛太高。手机却不同,它在农村的普及率高,这让农民触网成为可能。”


湘西州扶贫办采纳了唐其昭的建议,2015年10月出台文件,正式启动 “湘西为村” 试点工作。在全州8个县市选择了26个贫困村,每个试点村安排20万元用于基础网络建设,2万元用于培训村级工作团队。目前,有10个村基本实现了光纤入户和村内主要场所的WiFi覆盖,19个村的公众号成功开发上线。在全国,截至11月22日,共有2086个村申请加入腾讯 “为村”,申请通过的村庄数为563个,通过率27%。目前具备 “为村” 功能的上线公众号73个。



村庄政治“村里的微信群 ‘炸了锅’”


“ ‘为村’ 是推介村庄的 ‘大喇叭’。” 作为湘西州试点村中第一个成功申请到微信公号的村庄,龙山县苗儿滩镇捞车河村“为村”项目带头人、村第一书记姚丽云给我们打了个比方。


今年3月,捞车河村公号推出一篇文章《首届 “油菜花节” —— 金色花海,魅力惹巴拉》,被当地人广为转发。“惹巴拉” 是土家语,意为 “美丽的地方”,捞车河村就位于惹巴拉景区。可是之前因为宣传乏力,直到去年,村里还只有两户农家乐。以公号推送的这篇文章为标志,捞车河村 “为村” 团队围绕景区旅游推出40多篇公号文章,其中阅读量上千的有17篇。目前,村里农家乐已发展到20家。


在姚丽云看来,“为村” 还是连接村民的 “新屋场”。村微信群与公号的建立,让留守村民与外出村民,在网上聚到了一起。平日里,联络情感;危急时刻,守望相助。今年夏天,捞车河村发生火灾,有4户人家的房屋被烧毁。火灾次日,公号推送文章,呼吁父老乡亲献爱心,村民纷纷转发。该文阅读量达到1.5万多人次,短短几天内,筹款8.6万元。


“通过 ‘为村’,我重拾了很多儿时友谊。” 现在长沙工作的凤凰县新场镇大坡村人杨婷说,“比起普通的微信朋友圈,我现在更喜欢在村公号里 ‘赶集’,因为在这里,感觉更熟悉更温暖更单纯。”


让永顺县司城村村民张顺佳感动的是,司城村 “为村” 项目带头人、村民周大钊给村里安了摄像头,并与村公号相连接,让村民不管身在何处,都能24小时不间断地看到村中影像。“我母亲70多岁了,住在县城,患类风湿20多年,行动不便。现在,隔几天就让我打开公号,把村里的影像放给她看。有一回,她一直看到手机没电。”


大学生村官贾高丹则将 “为村” 视为村务管理的新手段。作为龙山县兴隆街社区 “为村” 项目带头人,他将公号的主要功能放在了。


推荐阅读

Recommended

3周年 | MSC 在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?

行动2017年09月18日

我们走在一条你可能现在还不了解,但未来必定在其中的路上。

那句“喝酒开车也无妨,只要不被抓”,你选择怎么面对?

行动2017年09月14日

你以为最好的狂欢,其实都不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做共享雨伞的那么多,但最成功的是?

行动2017年08月28日

这其实是人们最后一公里的临时用伞问题。